第0106章 华夏文明的疆域发展(1 / 1)

天色阴沉,寒风呼啸。

即使蒙着面巾,林耀华依旧感觉整个脸庞都似要冻僵,完全不属于自己了。

但林耀华的腰杆却挺得笔直,心头一片火热,目光落在前面如闲庭散步般随意的高大背影上,露出崇敬孺慕的神色。

此时已经十一月下旬,岳不群在巡视完舟山后,带着林耀华等七人,开始步行回山。

因天气渐冷,担心走商洛到达秦岭时大雪封山,故选择了走中原大地这条平坦的路线。

林耀华等毫不在意天气的变化,每日白天赶路,夜黑投宿,七人都抓住一切机会向掌门请教,过了这一趟,以后也许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,能如此长时间和掌门呆在一块,还能随时请教修炼问题。

林耀华在十月出发前,已经修完手少阳心经,华山心法五层完成过半,只比刘长安、郭三水两人落后少许。

但这是因为刘、郭两人提前一年修炼华山心法缘故,即使如此,修炼手少阳心经的时间,也只比自己提前四个月而已。

与同期的师兄弟相比,自己是最快之一了,想到此,林耀华嘴角露出一丝骄傲的微笑。

通过掌门一路的指点,林耀华明显感觉到,自己修炼的进度比上半年加快了,预计只要六个月,就能完成手阳明大肠经的修炼,武功实力,可算是三流中的好手。

这比原来师叔们的预期提前八个月,能到八个贡献分的奖励。

加上这大半年,自己两度远行舟山,又参与围剿魔教陕西分舵,全部合计,应该能得到三十分左右,能兑换三百两银子。

不过,现在华山上下,几乎没有人肯用贡献分去兑换银子,兑换功法都还嫌分数不足呢!

撇了一眼旁边一样打扮的杨健,一身灰白长袍,背着个大大的旅行袋,面巾裹头蒙脸,只露出一双乌黑的眼睛,感受到林耀华的目光,杨健转头看来,似乎咧嘴一笑,又抬头挺胸,直视前方。

林耀华原来以为,他是个只会臭美的小子,一门心思只会花在显摆上。

后来相熟后,才知道这小子练功之刻苦,一点也不比自己差,内功进度一直和自己平齐,稍有懈怠,可能就会被他赶超过去,现在可一点都不敢轻视这个小子。

一行八人,除岳不群身高超过五尺六外,其他七人都已超过五尺四,郭三水和刘长安更是达到五尺五,在明人中,都算是身材高大的了。

虽几个都是十六七岁的少年,但各个身强体健,脸庞一蒙,与成人无异,背着三尺多高的旅行袋,健步如飞,很快就把背后的开封府远远抛开,进入中牟县。

岳不群抬头看天,见天色尚早,寒风虽冽,但还不到下雪的程度,转头对身后几个弟子道:“我们再行一个时辰,今晚到郑州住宿。”几人大声应是,遂提高步速,大步向前。

天刚擦黑,岳不群等人已进入郑州。

刘长安很快打听到城中最好客栈位置,提前赶去订了个院子,一行人住了下来,一番洗漱,用过晚饭,照例一个一个向岳不群请教,岳不群耐心一一作出解答。

待七人问完,说了些路上趣事,刘长安突然问道:“掌门,为何对航海之事如此看重?还特意走一趟。”

众人其实都有这疑虑,虽说在外海赚钱不少,但只对付一些二三流人物,派几个内门师兄就足够了,如发生大事,最多让不字辈的师叔出面处理,实在不值得掌门亲自走这一趟。

岳不群知道这些年轻的弟子,对于海洋,几乎一无所知,更不知道海洋对一个国家的重要程度,正好借着机会,把一些海洋概念灌输给这些华山未来的精英弟子。

当下招呼众人在厅中坐好,郭三水见掌门似乎有意长谈,忙给掌门续了茶水,又给茶壶灌满水放到烧水炉子上,继续烧开。

岳不群环视七人一眼,缓缓道:“你们也都读过一些史书,谁来说说我们华夏文明的疆域发展是怎样的?”

这些都是童生班课程,见掌门一问,众人纷纷举手,岳不群环视一圈,对林耀华道:“耀华,你来说。”

林耀华站起身,大声说道:“是,掌门!我们华夏文明发源于陕西,至炎帝黄帝时期,据有中原;至周朝,已北达幽州,南极湘楚;有秦一朝,进入南越;刘汉之际,北至辽东,南至交趾;盛唐之时,已达碎叶城已西,北至北海之滨。”

“后汉朝实力衰退,疆域逐渐回缩,有宋一代,丢失陕西以西及燕云十六州;大明建制,夺回长城一线,直至辽东,但据闻交趾叛乱,至今尚未王化。”

岳不群伸手让林耀华坐下,点头道:“基本是如此,大家想想,秦汉之时,华夏文明已北至长城一线,后千年以降,不断试图向北,但只有盛唐据有短时优势,其他历朝均未成功,此为农耕文明缺陷所致,无可奈何。”

“但我华夏可向南呀,为何依旧止于两广,与秦汉相比,相差仿佛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众人纷纷举手,岳不群道:“长乐来说。”

薛长乐刚要站起来,岳不群道:“坐着说,这是闲聊,不必多礼。”

薛长乐颔首道:“是,掌门!桂西之地,山脉纵横,丛林密布,瘴气弥漫,道路险阻,不宜居住。”

岳不群点点头又摇摇头,道:“还有谁要补充?”

刘长安举手道:“越人不知礼义,不服王化。”

岳不群又问:“还有吗?”

林耀华举手道:“离中央朝廷太远,挥师远征,劳民伤财,得不偿失。”

岳不群再问:“还有吗?”

七人你看我,我看你,都摇摇头。

岳不群道:“你们说的都有理,归纳起来,因为各种困难,导致汉人难以到达交趾,致使交趾汉人稀少势弱,不能掌控交趾局势,导致不断反复。”

七人都点点头,是呀!不就是因为这样吗,如果汉人多了,哪个蛮夷敢作乱,不找死吗?

岳不群道:“有这样那样的困难,我们就没有好的办法能轻松到达交趾吗?大肆移民过去吗?”